所在位置: 首页> 新闻中心> 通讯报道
NEWS
新闻中心
别叫我雷锋,我叫王海斌、李鹏辉、王骞!
作者:吴梦雪 发布日期:2019-03-06
访问量:246


我叫王海斌,2005年到创盈安源保险公司工作,这对于学计算机专业的我来说算是跨界。

一次偶然的机会,我看到了一个为青海省互助县某所小学募捐新华字典的帖子,便亲自去了那所小学做调研。看到孩子们在那么苦的条件下学习,我的心里五味杂陈,回到西宁就买了500本新华字典送到了学校。回来以后我做了一个募集网站,专门用来给小学生募集课外书本,希望能让生活在封闭山村里的孩子长长见识。没想到,这个网站上发的帖子得到了很多人的响应,有家书店的老板长期为孩子们免费提供书籍。经历过这次以后,我觉得我可以为他们做更多的事情。

后来我就热衷于参加各种公益活动,但参加的越多、了解的越深入,发现的问题就越多,比如国家虽然有九年义务教育,但贫困辍学发生在初三到高中还有大学期间的几率就非常的大。比如有很多社区的空巢老人在3月5日"学雷锋日"被多家公益组织洗了很多次的脚,也会出现募集到的基金并没有用到迫切需要帮助的人身上的现象。

于是,我开始自己走访,西宁城西虎台街道的巷子里就有住在没有门的破烂小屋里的老人,生活的窘迫让我心惊;带着没有出过村门口的小孩子去科技馆,他们居然每个人都穿着新衣服,晕车呕吐误以为是食物中毒;山区宿舍里的小孩子拿报纸当棉被......

越接触这些弱势群体我越觉得自己势单力薄。

2009年,我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建立了一个名为"同福"的小组织,大家出钱出力,让每一位捐款人成为参与者。

现在我们每年资助着10个品学兼优的贫困生,儿童节带山区小朋友参观科技馆,为需要的人送去过冬的衣物,给孤寡老人送去米面油等生活必需品。

经过十年不断地总结改进,我们的公益组织发展得越来越壮大。期间也有坚持不下去的时候,但总有人站出来说:"海斌,多大点事儿,咱再想想办法!"

身边的人给了我许多的帮助和支持,陌生人给了我许多的感动和信任,就连现在的妻子,也是当初做公益活动认识的,是所有人的努力"同福"才能撑到今天。

未来的十年我信心依旧,因为我们的团体里出现了"00"后,甚至3岁就跟着父母一起做公益的接班人。

我想告诉大家,这个社会正能量还是很多的,去接近阳光的人,去坚持做向善的事。

我叫李鹏辉,工作在陕西黄河能源公司新能源项目部。我出生在农村,早早就尝到了生活的艰辛,父母省吃俭用供我上大学,才有了如今收入不错的工作和稳定的生活。

因为工作需要,我长期驻扎在陕西董新庄风电场,这里人烟稀少,饭后和同事们到附近的白湾子村散步,一来二去便和村民熟悉了起来。

"咱们这有没有生活比较困难的乡亲啊?"我向村民打探。"有啊,有一家夫妻俩老年失去独生子,很是可怜。还有一家户主的弟弟是个残疾人……"。

我十分同情这些人的遭遇,想要帮助这些家庭,逢年过节送去米、面、油等生活用品,亲朋好友不合身的衣服我也都洗好了送去,平日里有修修补补的活儿力所能及的我都帮着干,村民们有啥过不去的坎也都和我说,我都会记在心上,想办法帮忙。

"我也是捱过了苦日子,如今工作了,生活也好了,想着能帮一把就帮一把,左不过是省一点花,没什么的!"

下一步我打算长期对白湾子村的贫困户进行帮助,再拉上有意愿的同事"入伙儿",一起干!

我叫王骞,大家都叫我老王,因为确实不太年轻,今年就要退休了。

我梳着"一丝不苟"的大背头,带着一副宽大的蛤蟆镜,爱穿一身亚麻色的休闲西服,还要配上一双锃光瓦亮的皮鞋,是不是"潮"劲儿十足。即便是穿工作服,我也要穿出"潇洒"范儿!

我很较真,今年龙羊峡机组检修时和我"组队"的小年轻可是深有体会。

去年龙羊峡水库达到正常蓄水位,还经历了长时间的泄水,机组检修工作对于今年的安全生产至关重要。上百台设备在试验时的温度、湿度都要逐一记录,连同近五年的数据,都要转化在同一温度下进行对比分析,再得出每一台设备是否合格的结论。

检修试验阶段,几乎天天加班,有一天后半夜,刚上班没多久的张锴实在坚持不住了,便发起牢骚:"老王,这都几点了,咱们明天可以接着干啊!""再等等,马上就好了。"我随口应付他。"这些设备已经安全运行了这么多年,不需要这么仔细推算,差不多都合格了。"张锴继续说道。

听到他说这话,我火冒三丈,严肃地告诉他:"龙羊峡的设备都是运行了三十多年的,按照设备寿命来说,已经步入晚年,最容易发生隐患。机组能够长期平稳运行可不是靠着你这种侥幸心理的。"

这话年轻人也是听进去了的,看着身边的年轻人一个个在一次次的机组检修中成长起来,我也感到很欣慰。

"他们都说我工作起来像钉子一样死磕,其实就是一辈子干好本职工作而已。"老王笑着说。

这些人就是如今和谐社会里不变的"雷锋"。他们说,哪能跟雷锋比啊,我们就是普普通通的人。


分享: